News 07.06.19

达克兰:解决了中澳合拍片中的语言障碍



随着越来越多面向中国观众的电影在澳大利亚拍摄,我们将研究摄制组如何在语言不同的情况下并肩工作。 《吹哨人(The Whistleblower)》(江志强与格雷格.巴斯尔(Greg Basser)担任联合制片人工作,薛晓路为导演)是2018年在墨尔本拍摄的中澳合拍片,将于2019年发行。两名摄制团队的高层人员 –  布景师 罗兰德.派克 (Rolland Pike)与摄影师马克.斯派瑟(Marc Spicer) – 解释了双方的合作模式。

你会如何形容《吹哨人》?

RP: 罗兰德: 我会将它描述成一部动作片,一部兄弟友谊是结伴去探险的电影,带有惊悚甚至工业间谍的元素。

MS: 马克:  我一直认为它有点像《谍影重重3》,但不同的是它讲述了一个主人公偶然间成为英雄的故事。 他本来只是一名中层管理人员,但通过过去的关系,意外发现大规模腐败, 为了正义他试图揭露这场罪行。

在《吹哨人》之前,你曾与中国剧组合作过吗?

RP: 罗兰德:  我参与过一部美国制作,部分在上海拍摄,名叫《大偷袭(The Great Raid)》(2005)的电影,然后为一部名为《面纱(The Painted Veil)》(2006)的中澳合拍片做了一小部分工作。 《吹哨人》是我第一次密切参与在澳大利亚制作的中澳合拍作品。

MS: 马克: 我为《卧虎藏龙》(2000)拍摄了第二组镜头,而江志强先生正是那部电影的制片人。我猜我之所以得到面试机会是因为他的推荐,之后我认识了晓路导演。 我认为我吸引他们的点在于我为《速度与激情7》(2015年)拍摄了第一组镜头,为《速度与激情8》(2017)拍摄了动作镜头,并在中国制作了纪录片。 我在上海和北京呆了几个月,四处旅游,我热爱中国文化。

在这种横跨三个国家制作的大项目,你们遇到了哪些挑战?

RP: 罗兰德: 主场景位于澳大利亚,但也在非洲的马拉维取景,并且在中国还有大约十天的短镜头拍摄。 所以我们必须确保观众了解他们身处何方。制作设计师杰夫.索普(Jeff Thorpe)和我为三个不同的国家 ——澳大利亚、马拉维和中国设计了颜色主题,因此我们能够快速通过颜色来判断所处国家。 就马拉维而言,我们做了很多研究,甚至从当地获得了真正的面料和家具。杰夫 (Jeff) 设计了许多外层,我们可以包覆在现有建筑物上,使其具有马拉维风格。 我们用街上大量的红沙在墨尔本郊区的富士贵区 (Footscray) 和丹迪农 (Dandenong) 区复制了马拉维的市中心。 我们的非洲演员说“感觉跟家乡一样”。 我们为了墨尔本而拍摄墨尔本,例如城市巷道中的超现实红灯区。 此外,我们使用废弃的黑泽尔伍德 (Hazelwood) 火力发电站拍摄追逐场景,并将其剪接到我们拥有巨大的长隧道的影视基地场景中。

MS: 马克: 我想人们希望我能为电影带来一种好莱坞的感觉。 在前期制作中,晓路给了我六到七张静态照片,以展示她想要的电影框架,她希望借助我帮助动作设计,加快视觉效果创作,从文戏转到动作戏又从动作戏转到文戏的故事过渡处理。每天下午我们都会审查前一天的镜头,并将场景图片贴满整面墙。 这就是我们决定如何从一个场景过渡到另一个场景的方式。我们从视觉上持续地完善电影摄制进程,并与罗兰德 (Rolland) 和制作设计师 (Jeff) 密切合作。

非洲国家马拉维的场景是在墨尔本郊区拍摄的。

现场有大量说中文的剧组成员。你是如何处理语言障碍的?

RP: 罗兰德:  剧组成员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 制片人讲英语,而晓路导演不说英语,不过她有一位出色的助理格蕾丝.高(Grace Gao)担任翻译。 虽然我无法用英语跟导演沟通,但得益于她出色的助手,我觉得我与她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 我几乎每天都会和晓路聊天,信息交流非常通畅。

MS: 马克:  格蕾丝.高 (Grace Gao) 是我们之间的桥梁,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翻译。 我习惯每十秒到十二秒断句,这样我的意思可以被迅速翻译出来。 电影是一种视觉媒体,所以我会将我的索尼数码相机随身携带,用它来画电影分镜。 我每天下午都把分镜设计师带到我的办公室去审视前一天的拍摄,然后晓路和格蕾丝 (Grace) 会来与我进行相应的讨论。

你觉得在达克兰影视基地工作感觉怎么样?

RP: 罗兰德: 达克兰影视基地的优点在于它位于市中心,很容易通过高速公路到达。 此外,它还有存放道具的空间。 我们在这个项目中有一个庞大的车队,他们占据了整个后部区域, 那里的空间足够容纳30或40辆车。

MS: 马克: 我们在那儿经历了很多事情 – 我们的场景有隧道、竖井和地下电梯,以及通往蓝幕的人行天桥。 在达克兰没有什么我们做不到的, 在这方面它是世界级的。 这里有基础设施、足够的高度和良好的服务,并且是有空调的,因此你可以快速填充及抽取烟雾,所以,这里是极佳的影视基地。

《吹哨人》的追车场景在达克兰影视基地的摄影棚内精心制作完成

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RP: 罗兰德: 我们需要看看事情的走向! 但是,这个行业的部分乐趣和恐惧是你永远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有一次我星期四晚上在墨尔本, 一个电话打来,我周一早上就在上海了,所以事情的变化都很快。

MS: 马克:  我接下来要拍摄《密室逃脱2(Escape Room 2)》,这对于摄影师来说非常棒,因为它全部都是内景,并且要与制作设计师密切合作。对于此类制作, 灯光很重要,并含有悬疑、动作和惊悚的元素,表演水平也非常高。 我很喜欢它!

 

《吹哨人》

剧情摘要:马柯(Mark Ma)是一名在澳大利亚当地公司工作的中国籍人士。 一次致命事故令马柯发现他所任职公司所开发的新技术可能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为了寻找真相,马柯对公司台面之下的阴谋展开了调查。

项目背景:该项目通过完美威秀、(Perfect Village)、安乐影业 (Edko) 影视和北京Carving 影视获得融资,并通过维多利亚州创意局及维多利亚州电影局获得政府支持。 作为官方合拍片,《吹哨人》也成功通过澳大利亚联邦影视局获得联邦政府的资助。

澳大利亚电影国际合作署与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合作,通过组织电影人取景地考察之旅以及引荐顶尖的影视企业,来帮助吸引影视制作来到澳大利亚。

2018年制作期间,《吹哨人》使用了达克兰影视基地的摄影棚、制作办公室和车间。